推手稍有基礎後,腳上開始生根,不會輕輕一撥就倒,身體也漸漸靈活,懂得利用肩膀、胸椎、腰椎等關節走化,只是聽勁尚未建立,每當對方靠近,為擺脫此股壓力,就會開始掙扎,藉快速扭動讓對手跟不上自己速度而被擺脫,但這種根本不管對方到底有沒有繼續推、推的方向如何,無意義的扭動一旦遇上手感更輕者,卻完全無效,不管動得再快,轉得再多,對方雖然只是輕輕貼在身上,卻好似鬼魅般有種無形的壓力壟罩全身,擺脫不掉。

一顆旋轉的球,如果手只是輕輕浮貼在球的上方,並不死貼在球的某一點,那麼無論球如何旋轉,手依舊浮貼在球上;想像自己是那顆旋轉的球,如果對方只是輕貼自己胸口,並不隨我轉動,那麼當我向右偏轉,對手變成貼我左胸,向左轉,變成貼我右胸,無論如何轉動,都會感到對方像網子一樣,壟罩身體四週,無法擺脫。

相對的,應付胡亂扭動的對手時,不要死貼在一點上,被動跟著對方,由於對方在內圈自轉,我在外圈公轉,速度必須比對方快,才能跟上,即使跟上了,這時的角度大多不佳,很難撼動其重心。較好的方法是將手放得更鬆,大致上保持原來適合發勁的姿勢,只接觸對方靠近自己前面的點,靜下心來仔細探聽對方的節奏,慢慢會抓到對方的律動與撥放的時機,只要抓準時機,幾乎輕輕一撥即倒。

較好的走化方式是隨時改變自己旋轉的中心位置,例如對方貼住手肘,如果以手肘旋轉走化不掉,可加上用肩膀旋轉,肩膀化不掉,再用胸椎…,上三節走化不掉,利用中三節、下三節支援,那麼對方等於同時推好幾節活動的關節,自然不好推到中心了。

太極拳的聽勁不只是利用視覺觀察對方表情、動作變化來得知,更是藉著觸覺感覺對方勁道大小、方向,時間,瞬間作出反應;觸覺不經大腦,反應比視覺快。走化時不要只想著如何甩開對方,先要學會聽,能聽才能知道對方力量的方向、大小,而後才能避開走化掉對方的攻擊,能避開對方攻擊,才有較佳的攻擊機會,正所謂不聽就不能知,不知就不能走,不走就不能化,不化就不能打。

 

作者:飛盟廣告設計 印刷 經理/王焜台

創作者介紹

飛盟廣告+Attey&Lin部落格

famous199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